下乡(小小说)

粤城热线 2019-08-10

下乡(小小说)

“哥,回家一趟吧,弟有事找你,非你不中……”乡下表弟早晨给我电话,说他这些年来,没麻烦过我什么事,现在一定帮他一下。

我是下了岗人,己五十多岁,表弟找我说他的事非我不行,我怎能不高兴?近年来,我的社会地位每况日下,在家里老婆动不动就对我发火,说我无所事事,说我苦不到大钱,说我……若是多年前我有公职,吓死她也不敢;儿子常会给我来句冷不呤叮的话:“爸爸!你怎么又……”他的意思是无非说我又拿他的烟抽了。唉!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就是不能没有经济来源,否则就会像我一样,人人都可以欺负你。

说直接去乡下老婆一定不会同意,于是我来了一个小计谋。收拾起久未动手的鱼杆,大大咧咧地在老婆面前展示了一下,她的脸色马上有了阳光。我要为家庭创收,拿鱼杆说明她唠叨起了作用,于是她随手给我递上小马匣,我很轻易地混出了家门。

半个小时车程,一进门表弟就向我撂来了四万元钱,望着他,又瞧瞧四沓钱,我咤异地说:“这,这钱……”

“这是鱼!”望着我手中的鱼杆他风趣地对我说,见我还没有理解他的意思,他又说:“有人拿鱼杆了,你表弟想做一回鱼……”

“我拿鱼杆碍你啥事?这钱怎么成鱼了?到底钱是鱼还你是鱼?”我连问几句。

表弟的头摇像花棒似的:“我才不做你的鱼呢,你没职没权的……我,我是说我们镇党委书记拿鱼杆了……”我还是一头雾水,见我这样老表朝我跟前凑了凑,小声说:“我们镇党委王书记不是你老同学儿子吗?而且处得非常可以……”我点了点头。

下乡(小小说)

“我想通过你这层关系,把这钱给他送去,谋个村支书记当当……”了老表的意图后,我哈哈大笑道:“你别开玩笑吧,你,你已近五十的人了,还想当那个东西,你又怎知道他会卖官……”

“谁说五十就不能做支书了,规章在哪,党章有这一条吗?知道吗,做官也是做生意,已是众人皆知的事了。我花点成本买个支书当当,每年‘一事一议’、上面下来这款那款的、集体地对外承包、全村的树木砍伐等,至少也能弄他个几万元……”我有些烦,又不好气地打断了表弟的话:“你别捧奶吹了好不好,我是问你如何知道人家王书记准备卖官……”

“噢,噢,噢!是这样……我们村原来的支书不是因嫖娼被下了吗,位置一直由镇里的青年书记兼着,而且这位青年书记一兼就是三个村的支书,哥,在我们乡下村支书是肥差,只要是党员谁都想做,出现这个现象,只能说明我们镇的党委书记准备出手钓鱼了,就在等看谁出的价格高……五、六天前,我们邻村的一个朋友托人给你那位老同学,也就是王书记的父亲,送去三万元钱,昨天晚上就宣布为村支书……”

下乡(小小说)

"是吗?"

"那还能有假,我刚才还打电话对朋友表示祝贺呢!"

事实面前,我不得不点头认可,伸手就把那四万元钱揣到了身上,表弟见我收起钱,忙从屋里拿出鱼网出了门。我不解地问:“你这是干什么啊?”他笑着说:“抓两条鱼,给你回去在嫂子面前好交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