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游戏是一种具备互动体验的媒介,我们因不熟悉而担心伤害孩子

大南网 2019-06-29

从牙牙学语的婴儿,到白发苍苍的老人,玩游戏始终贯穿我们的一生,人类离不开游戏,历史学家赫伊津哈把游戏人与工具人、理性人并列的概念提出来,强调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本质特征之一。


数字游戏就像人类历史上林林总总的游戏一样,具备文字上的奇妙效果;同时又是一种全新的替代性体验,这种体验是现实生活完全无法实现的。

数字游戏也是一种传播媒介,就像图书、报纸、广播、电影、电视等媒介一样,承载和携带者特定形式和内容的信息,有生产制作发行推广环节,并且由于受众的消费、阅听、互动二产生复杂多元的意义,对个人和社会形成深远的影响。

普通的成年人都足够了解书籍和影视,所以没人会害怕孩子因为读书或观看影视作品,就会“变坏”或“沉迷”。我们会先分辨这些传统媒介中内容的优劣、善恶、品位、价值,再来讨论它们可能产生的影响,引导孩子的选择。同样的道理,我们也不应该害怕孩子由于玩数字游戏而“沉迷”或“变坏”——这只是在接触一种新的媒介形式;除非我们自己既不了解、也不打算了解数字游戏,从而完全不具备辨别其高下的能力,完全无法给孩子建议与帮助。

而这种能力,或许就像读书识字的能力、区别影视中实拍与特效、纪实与虚构的能力一样,将成为当代人必备的重要媒介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