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家庭医生在线 2019-07-11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欢迎点击右上方红字关注“燃烧的岛群”,我们不做他人文章的搬运工,只提供准确的历史依据和独到的见解分析,用地缘学、心理学和社会学来讲述历史和旅行的精彩!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自媒体第151篇原创文章。

全文共4445字,配图26幅,阅读需要10分钟。

位于长江下游之畔,与江阴隔江相望的靖江是一个并不如雷贯耳大名鼎鼎的小城,全境均为冲积平原,地势平缓,土地肥沃,民众富庶。然而——没有历史、没有古迹、没有名人,可谓是“三无”小城。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 海拔仅仅30多米的靖江孤山,汉时尚为长江下游的水中孤岛

地缘因素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这片位于古长江口的冲积平原直到汉末才堆积成陆,宋代以后逐渐远离长江洪水的侵害,人口有了显著增加。明成化七年(1471年),时任南京巡抚的腾昭上书明廷,表奏说该地“居长江下游,扼江海门户,捍卫全吴,足称重镇”,有单独设县的必要。明宪宗朱见深批准了这个奏折,并给此地赐名“靖江”,“靖”字寓意安定太平,“江”即长江,“靖江”就是安定拱卫长江的要塞之地。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 江阴-靖江地区长江流域卫星图,黄色为城市,周围全为良田

明清时期,靖江大部尚属于长江中的岛屿沙洲,北侧与泰兴县之间相隔着长江故道,在行政上隶属于江南的常州府。由于政治经济上与苏南的交流更为紧密,靖江大部分是少见的江北吴语区,在文化上也更倾向于江南的吴越文化。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3. 江阴要塞黄山炮台遗址

江北的靖江和江南的江阴共同充当着拱卫长江口的角色,在江阴的长江岸边还有着几座长江下游冲积平原少见的山丘,称为“黄山”地区。靖江-江阴之间的长江最窄处仅1.25公里,古往今来,守江必守江阴,为军事重地、战时要塞,素有“江海门户”之称。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4. 1937年12月2日被日军占领的江阴要塞32公分榴弹炮

早在明清时期,江阴就筑有炮台。1935年冬,江阴要塞被列为锡澄国防线防务重点,到全面抗战爆发前,要塞编制有黄山炮台(228毫米榴弹炮2门、203毫米榴弹炮1门、150毫米榴弹炮2门)、东山炮台(英造317毫米榴弹炮1门、205毫米榴炮2门)、西山炮台(377毫米榴弹炮1门、305毫米榴弹炮2门)、鹅山炮台(228毫米榴弹炮1门、303毫米榴弹炮1门)、萧山炮台(德造120毫米榴弹炮2门)等五个炮台,及工兵连、通信连、守备营等,拥有10余门150毫米以上的重型榴弹炮。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5. 江阴要塞残留的高射炮,他们是防空战的主角

到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前,贫弱内乱的国家无力建设强大的海军,海军的九大主力巡洋舰“四海肇应宁平逸”里最大的六艘都是清末采购的老爷货,舰况不佳,弹药不足。吨位最大的海圻号虽然有海军口径最大的两门203毫米主炮,但只剩下一发炮弹,基本就是个样子货。其余清末军舰早已严重过时,基本没有防空能力,就连炮战也难称合格。(关于这批老舰的由来,详见迟来的援军——甲午战败后重建的晚清海军舰队(1894-1911) 晚清,重建北洋舰队的努力,最终结局可堪唏嘘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6. 时为中国第一舰队旗舰的“平海”号巡洋舰

民国时期只有“宁海”、“平海”和“逸仙”号三艘轻巡洋舰稍显现代化一些,至少装备了专门的防空高射炮,但仍无法与侵华日军的第3舰队匹敌。(民国海军的重建,详见最后的龙旗舰队和民国海军的重建(1909-1937) 大清最后的舰队和民国海军的重建)仅一艘充当旗舰的万吨级“出云”号装甲巡洋舰,就装备有4门203毫米主炮和14门152毫米副炮,火力足以匹敌中方舰队的全部大舰。(关于出云号,详见一条过时的老舰,一段唏嘘的历史:14年抗战时期的出云号装甲舰 浩气长存!战斗在出云号装甲巡洋舰上空的中国空军)日军还特意将包括“加贺”、“凤翔”、“龙骧”号在内的三艘航空母舰调至东海,单论海军实力已成碾压之势。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7. 侵华日海军第3舰队旗舰“出云”号装甲巡洋舰

由于中国海军实力与日本联合舰队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海军根本没有能力保卫自己的海洋,不得不退守长江。海军部制定的计划是与陆军空军联合行动,配合要塞的重炮封锁长江口。说是封锁,实则也因为中国舰队已无路可退。长江虽水面宽阔,可通行数千吨大船,但自武汉江面再往上游的江面骤然收窄,浅滩遍布,水下礁石嶙峋,吃水深的钢铁战舰已不能通行。海军如不能在下游江面仅存的几处要塞阻止住日军,那么反而会被日军堵在长江里,免不了全军覆没的结局。有海无疆,有疆无防,正是那个时代海军的无奈和悲哀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8. 为配合淞沪抗战,海军决心在江阴进行封江堵塞

1937年8月11日召开的国民政府最高国防会议无奈的同意了海军提出的封江方案,具体措施包括破除长江下游的灯塔、灯椿、灯船等标志,使日舰失去航行目标;同时在江阴要塞处自沉舰船堵塞航道,并配合布雷和岸炮构成阻塞线。从事后诸葛的角度,不得不说这是个保守的方案——海军将战斗的主动权完全交给了日军,筑好防线等着鬼子来攻,然而鬼子真的跟神剧里一样,蠢到会硬闯吗?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9. 江阴堵塞线示意图,舰队和要塞将配合防守在该线以西

当时,虽然中日已在华北开战,但是长江中下游流域的武汉、九江、芜湖一带,尚有日本海军陆战队300余人、各式舰艇70余艘,封江作战本也计划将这些日军日侨一网打尽,可惜由于叛徒的泄密和日本早有预谋实施的撤侨行动,未能如愿。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0. 八重山号布雷舰,为长江封堵线以西最大的日舰

8月7日夜起,满载日军和日侨的船队在日舰护送下连夜冲过长江几大要塞。由于江阴要塞驻军与海军都尚未接到封江的具体指令,只能眼睁睁看着日舰撤离。逃出长江口的日舰总数近20艘,包括担任日军侵华第3舰队第11内河炮艇战队旗舰的“八重山”号布雷舰,该舰最终直到1944年9月24日才在菲律宾海域被美军舰载机击沉(关于该舰的结局,详见一条沉没74年的日本军舰考证,真正身份可能与中国战场颇有渊源 挥舞屠刀的蚂蚁(二)-科隆湾网红沉船卢松炮艇到底是个啥船?)。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1. “德胜”号水上飞机母舰的舰载机

按照计划,自沉的8艘军舰分别为舰龄最大的练习舰“通济”(海军元老萨镇冰和时任中国海军司令陈绍宽都曾任该舰舰长),巡洋舰“大同”、“自强”,水上飞机母舰“德胜”、“威胜”,测量艇“武胜”(已停用)、鱼雷艇“辰”字与“宿”字号(均已停用)。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2. 江阴要塞沉船线示意图

此外,海军还向招商局与其他民船公司征集了“嘉禾”、“新铭”、“同华”、“遇顺”、“泰顺”、“广利”、“醒狮”、“华新”、“回安”、“通利”、“宁静”、“鲲兴”、“新平安”、“茂利二号”、“源长”、“母佑”、“华富”、“大篢”、“通和”、“瑞康”等20艘轮船,同样打算用于江阴要塞封锁线的堵塞和自沉。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3. 江阴封堵线最终的沉船方位图

8月11日,海军派“甘露”、“白皦”、“青天”3艘测量舰,与“绥宁”、“威宁”两艘炮舰溯江而下,将江阴下游各处的灯塔、灯标、灯船航道标志逐一轰毁。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4. 江阴封堵线对应沉船表

11日晚10时,陈绍宽亲率海军主力“平海”、“宁海”及部分准备自沉的军舰顺江疾进,驰赴江阴。12日上午8时,各舰官兵在舰舷“站坡”,向军旗行礼致敬。随后,自沉舰队由“通济”号率领,驶向福姜沙就位。各舰投下艏艉锚,依次打开海底阀沉入江底,封江工作直到入夜方告完成。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5. 抗战中最大的一次自沉封江时的照片

沉船封江后,第1舰队司令陈季良中将率领“宁海”、“平海”、“逸仙”、“应瑞”、“海圻”、“海容”、“海琛”、“海筹”8艘主力巡洋舰在封锁线后方布防,第2舰队的小型舰艇部署其后,海军希望通过这种“堡垒”战术,发挥巡洋舰主炮的远程打击能力,为了显示绝不退缩的决心,所有大型舰艇集体下锚,充当固定不动的水上炮台。实际上这种停船下锚的方式反而很大程度上方便了日机的空袭。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6. 长江上的空战,中国空军一度曾在空中不落下风

接下来长达40天时间里,上海市区的陆军打得如火如荼,空军也不断英勇出击,屡得战果,海军却在自己制造的堵塞线和江阴要塞岸炮阵地的后方,安静地等待日舰来袭。这种消极的作战方式,不能不说对战局有着负面的影响。(关于淞沪抗战空军的战斗,详见1937·8·14,14年抗战中反击鬼子的第一天的空中战斗 淞沪空战第一天:铁翼蔽空、马达齐鸣,锦绣河山,辉映著无敌机群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7. 日造巡洋舰“宁海”号的历史照片

虽然当面的日本侵华舰队远为强大,但在日军建立地面机场前(利用公大纱厂的高尔夫球场建立的公大机场到9月10日后才能使用),前线日军只能依靠航空母舰的100架舰载机提供近距离支援,而且开战之初的中国空军尚有一定实力,曾以逸待劳伏击了从台湾远道奔袭而来的九六陆攻,完全有能力为海军提供空中掩护。等到日军地面机场投入使用,凭其更雄厚的实力击败了中国空军,那么海军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8. 当时中国海军吨位最大的海圻号巡洋舰,但几乎没有防空能力

所以说,假如海军不是急着把自己封锁在江阴以西的江面,而是合理寻找战机出击,支援淞沪战场的陆空军,发挥大口径舰炮作用,那么即使是不敌日舰队,也至少是亮了剑,不至于被一个月后的区区数十架敌机空袭全歼!海军不敢出动主力迎战外敌的这种保守,似乎从甲午海战之后一直传承至今!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19. 从江阴要塞出发袭击“出云”号失败的史102号鱼雷艇

“813”淞沪抗战爆发后,江阴各舰加强了对空警戒。8月14日,江阴电雷学校派出两艘史字号鱼雷快艇出击上海市区的日舰,可惜未能取得战果(这个故事详见一条过时的老舰,一段唏嘘的历史:14年抗战时期的出云号装甲舰 浩气长存!战斗在出云号装甲巡洋舰上空的中国空军)。这次出击也是海军在淞沪抗战中唯一的主动出击。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0. 加贺号航空母舰上的双翼舰载机群,1937年已完成现代化改装

淞沪抗战爆发时,日军最新建成的航母苍龙还在舾装中,赤城号的现代化改装也没有完成,全部可用的航母只有加贺(第2航空战队)、凤翔和龙骧(第1航空战队)三艘,载机共102架(凤翔号9架九五式舰战、6架九二式舰攻,龙骧号12架九五式舰战、15架九四式舰爆,加贺号16架九零式舰战、28架八九式舰攻、16架九二式舰攻,均超过年度定数),其中舰战37架,舰攻50架,舰爆15架。由第22、第30驱逐队的4艘驱逐舰提供护航。而中国空军有三个装备霍克式战斗机的大队,战斗机总数达到95架,如果集中使用,可望在淞沪战场上形成局部优势。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1. 陈应明作江阴海空保卫战中的“平海”号

可惜的是,只有高志航的第4大队被紧急调来前线参战,并在与日机的缠斗中逐渐消耗殆尽。因为中国空军的战机全靠进口,打一架少一架,飞行员数量也补充不上,而日军有着强大的后备力量,所有损失均可以及时补充。一个例子是在8月22日,日军最新服役的6架九六舰战,就在佐伯航空队分队长中岛正大尉的率领下降落在“加贺”号的甲板上。这种新型下单翼战斗机的加入,使得中国空军的双翼战斗机在缠斗中处于下风。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2. 8月22日刚刚飞赴加贺号增援的九六舰战为日军赢得了性能优势

在8月份,由于日机专注于保护上海的日军阵地,以及与中国空军空战,没有对江阴江面的中国空军发起大规模进攻,但仍有数次接触。8月16日11时,日机7架在恶劣气候的掩护下来袭,其中一架冒险穿出浓云投弹未果,各舰高炮齐发,日机撤离。8月19日上午7时30分,日军从“加贺”号航母起飞的12架舰载机飞抵江阴上空。军舰与要塞对空火力齐发,织成密集的火网将其驱离。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3. 日本海军爱知造九四式舰载轰炸机

20日上午8时,日侦察机一架突入舰队上空侦察,遭“平海”舰射击后急忙逸去。8时半,江阴炮台发出紧急警报,瞭望兵报告:敌机7架在下游高空出现。少顷,敌机群飞临要塞上空,被防空火力击散。见炮台有所准备,日机随即向下游方向飞去。有几架飞机投下炸弹,其中1枚炸弹投在距“宁海”舰约1000米的江面,激起巨大的水柱。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4. 日本海军爱知造九四舰爆(上)和九六舰爆(下)

22日,“加贺”号日机又一次来袭。这一次,“平海”号高射炮射出的炮弹在其第二队的第三架九四式舰爆边开花,敌机化作一团火球拖着黑烟坠落于黄山背后,这是抗战时期中国海军的第一个对空战果。其他日军飞机在轰炸岸边电雷学校之时,遭到学校附近的防空机枪的攻击,正向要塞俯冲的日军第一队第五架九四式舰爆154号被猛烈的机枪火网命中,坠入学校食堂的前方。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5. 日本海航空技厂九二式舰载鱼雷攻击机

根据另外一份中方的记载:“8月22日下午1时,日12架轰炸机编队空袭江阴电雷学校。时年17岁的崇明籍学生陆人达担任重机枪副射手,在敌机俯冲投弹前,他予以瞄准一阵猛射。一架日机中弹当场起火,拖着浓烟坠落在电雷学校医务室门前,机上3名日本兵顷刻毙命。”据陆人达本人的回忆,当时中国地面部队击落日军轰炸机并不多见,陆人达等重机枪防空阵地官兵获“铅刀小试”奖旗。而根据该机乘员三人来判断,该机可能是加贺号所属的三座型九二舰攻。

不该被忘记的江阴-靖江海空战——甲午之后,中日再战第一幕

图26. 今天的江阴要塞文化公园,江阴长江大桥从中穿过,周围已高楼林立

由于资料匮乏,我暂时未能找到这段时间日方的对应记录。实际上,由于此时日本尚未占据上海地区的地面机场,无法部署大量的陆基飞机,因此8月份内整个中国海军的空中压力还不算大,几次的空袭尚属于试探,更激烈的战斗直到一个月后才展开。同样可惜的是,中国海军如果能够主动出击,别说击沉日舰,哪怕只是给陆军兄弟们开上几炮助阵,该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一幕啊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燃烧的岛群”,搜索订阅同名公众号,内容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