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

中国健康在线 2019-08-11

文丨孔如也

罗永浩说,一想到随时可能发不出工资、随时倒闭、随时会被债主围楼的时候,他是想过自杀的。

猎豹CEO傅盛说,如果把创业的困难反映给投资人,投资人早吓跑了。

《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

papi酱说,她曾经真的非常想买一个包,但她跟老公真的没什么钱。

安传东说,他创业最初的梦想,是做一家上市公司,然后去纳斯达克敲钟,现在的梦想,是做一家公司,然后卖给BAT。

……

我们见过太多创业者的春风得意,却很少见过他们的江湖夜雨。

1

1月15日,对罗永浩来说,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罗永浩有一场社交产品的发布会,不知道他是否还有翻身的机会。

《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

同样,此时的ofo在经过一波又一波退押金潮之后,也是进气少出气多,眼看戴威四面楚歌,用户们不再关心ofo还能不能骑,他们只关心自己的押金要等多久才能退到。某种程度上,戴威比罗永浩更声名狼藉。

在创业这场大战里,不知道埋了多少公司的尸骨。

《燃点》还未上映时,有人曾抛出过一个天问:电影《燃点》上映时,真的会有人在电影院喊"理解万岁"和"退押金"吗?

我进了电影院,现场没有骚动,也没有理解与不理解,观众多是沉默的,沉默地看着可能是时下中国创业者最鲜血淋淋的一段记录。

真实、平凡,是看完影片后很多人对创业者的重新定义。

创业者身上的光环,常常让我们忘了他们也是普通人。

罗永浩是普通人,在开会时大发脾气后,有些沮丧地去玩起了飞镖,扎着飞镖盘上自己的照片;

戴威是普通人,为了用户体验,大部分时间,他都扎进一场场会议中,只有偶尔,他才穿着那件印有ofo标志的T恤,骑上小黄车出去溜达;

papi酱是普通人,她会看着窗户对面的小洋楼发呆,说好想住进去,在谈到自己的奋斗目标时,她说想给母亲换个房子,这样,60岁的她就不用爬6楼了;

《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

安传东也是普通人,当他连员工的工资都发不起的时候,他想起了河南滑县农村的老父亲辛苦了一年的血汗钱。

2

导演关琇对影片中的创业者有一个更形象的比喻:"在某种程度上,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创业者是社会的驴子,他们吃得很少,吭哧吭哧地为了心里边那点执念。"

罗永浩在《燃点》中说过一句话,可以更好地去概括执念:"泥腿子改变命运的冲动,远远强过富五代守住家业的动力。"

创业是一条白骨路,这条路上的尸骨,用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的话说,创业3年的公司,93%会死掉,活下来的只有7%,但是所有的创业者,在上路的那一天都没想过失败的后果。

很多创业者都是无可救药的。

罗永浩一次次把融来的钱投到锤子手机中,结果依然是深不见底的窟窿,他活在焦虑和挣扎中。用户用谩骂和讥笑,毫不留情地去怼这个死胖子,创业六年,罗永浩的信用也填了这个窟窿。

当被指责他是为了面子在硬撑着时,这个曾经万众瞩目的脱口秀演员反问道:"要面子撑一两天可以,撑六年谁能撑?"罗永浩创业是因为他真的喜欢这个行业,他40岁时成立了锤子,曾立志要做东半球最好的手机,后来锤子被人调侃为"成败全看罗永浩的嘴",他也没有放弃。

《燃点》把很多镜头给了安传东,90后的安传东是片中最能代表草根的创业者。

影片中,他经历过被投资人三五句话就否定、因为两百多块钱的电费和女朋友斤斤计较、因为找不到客户解散团队时红着眼睛。解散团队那天,三个合伙人坐在一起,有人劝他,"想哭就哭吧。"安传东强忍着解释说:"我只是眼睛有点不太舒服。"

《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

前几天,我一个朋友问过我一个问题:"你经历过人生最难熬的时刻吗?"

我想了想,在那一年被辞退工作后因为不想告诉父母这个消息,在通州的一个网吧待了二十多天算吗?

在那一年所有的同事都被叫去出差、自己留在单位大院看大门时算吗?

当自己最终身无分文无奈问父母要钱买了一张火车票的时候算吗?

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位朋友说,我真的想回老家。

老实说,我也想。可一定是有什么执念,才能让人坚持下去,或许就是罗胖子口中的那个泥腿子想改变命运的冲动吧。

那一年,安传东替他母亲来北京搬砖砌墙,最后因为"金主"跑路,不得已和他父亲拨了110,扬言拿不到工资要跳楼那一刻,这股冲动,就已经扎根了。

他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燃点》中,尽管他年迈的父亲半开玩笑地说,这孩子连发个工资都要自己掏一年的腰包,但还是希望自己儿子爱情事业双丰收。

这位老父亲说的令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咱穷人家的孩子,不像人家,父母有根基,有大好的江山。"

3

绝大多数创业者的现状,是很多情绪都要自己苦熬,看不清未来,找不到方向,在迷茫中,他们把船锚抛向远方。

罗永浩设想自己有一天可能会对员工说出这句话:"我尽力了,可是我发不出工资了,你们回家吧。"

傅盛说:"创业就像是一个人走夜路,会面临很多困难,不知道跟谁倾诉,甚至不能表现出来。如果告诉员工,员工会丧失斗志;如果告诉家人,家人会劝你干脆别这么累。"

新氧创始人金星的第一个项目"美丽家族"弹尽粮绝时,他在办公室跟员工说:"你们把电脑分一分,散了吧。"

《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

当创业者们知道账上的钱只够发这个月的工资时,谁能明白他们的苦楚?

前年年底,我一个平时经常一起吃饭的哥们,忽然宣布要当爹了。那一年,他说他不给人打工了,他的老板给了他一个项目,让他自己做,并许诺给他算股份。

从那天起,我一年只约到他一次,在平时,偶尔微信和他说几句话,都要等上半天才有回复,那些日子,他没有一天在十点之前下过班。

后来,有一段时间他忽然像没了精气神,他没所谓地说苦心把项目做起来了,他却被踢出了局。

没有一个创业者不是砥砺前行。

4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评价这些创业者的时候说:"无论是一无所有的创业者,还是屡战屡败的创业者,又或是春风得意要什么有什么的创业者,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着一种火焰。从他们的眼睛里,我看到的是同样的光芒。"

同样相信命运只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光芒,他们相信,命运二字,想它是什么样子,它就会是什么样子。

《燃点》用14个月时间,记录了14位创业者最真实的一面。限于篇幅,我不能在这里一一和大家讲述他们创业的故事。

这样类似的创业故事,在中国,每天都在继续。这条铺满白骨的创业路,每天都会有无数疯子用头去死磕。创业的路,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成王和败寇,只有在霜天中竞自由时目光中的那一丝执念。

我们很多人都见过创业者们捧满鲜花时的得意,但今天,我想建议你们去看看他们负重前行的执念,那是他们的燃点。

《燃点》:创业这么艰苦的事情,为什么还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