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企业扎堆“出海” ,中东市场会是下一座金矿吗?

28商机网 2019-08-24


如果用“哀鸿遍野”来形容如今的国内游戏企业,似乎有些过于夸张,但事实上,在国内游戏行业环境持续高压的前提下,生存与发展已然成为每个游企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出海,这一曾经被认为是最冒险的方式,如今反而成为令人趋之若鹜的妙策,全球游戏市场就仿佛一份香甜而巨大的蛋糕,被游企们审视,寻找着那最肥美的一块。

 

 

尝到甜头的“探路者”

 

着眼国内,2018年手游市场虽依旧以1339.6亿实际收入一路飘红,但增长率却发生着从23%到5%的断崖式下跌,人口红利不再,用户获取难度越发高涨,流量成本日趋昂贵,同质化竞争严重,甚至版号停批至今已一年之久。“出海”似乎成为大批游企的救命稻草。



随着一款SLG游戏《苏丹的复仇》在沙特地区的成功,中东游戏市场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国内游企所关注。这款于2015年上线的手游《苏丹的复仇》,将背景设置在了十四世纪的阿拉伯世界,玩家们通过建造城堡和王国与其他玩家结盟战斗,最终赢得“最强苏丹”的荣誉。

 

自上线以来,迅速盘踞中东游戏市场畅销榜榜首,覆盖沙特、卡塔尔、科威特、阿联酋、阿曼等高价值区域,据机构统计,该项目月流水突破2000万美金,甚至接近3000美金单月。凭借此成绩,其开发公司“龙腾简合”跻身2017年中国手游发行商海外收入Top10榜单。

 

 

时至今日,《苏丹的复仇》上线已近三年,却依然能领航中东市场,其开发团队曾表示:即便是在迭代迅速的手游市场,预计未来五年仍能保持良好运营状态。

平心而论,除了本身质量过硬之外,龙腾简合的成功得益于在最佳时机进入中东市场。根据Statista数据统计,2015 年海湾国家的智能手机渗透率已达 64%,但彼时中东当地的游戏开放基础相对薄弱,造成本土游戏稀缺,可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苏丹的复仇》这种高度贴合阿拉伯地区文化的游戏入市,无疑是填补了这方面的需求。

 

 

《列王的纷争》《末日争霸》《王国纪元》等匹配阿拉伯文化的国产手游在中东市场的相继表现出色,国产出海游戏的形势大好,让整个中东游戏市场正在如设想般变得越来越成熟,散发着熠熠生辉的诱惑之光。

 

面对探路者已然率先尝到的果实,中东市场是否会是游戏行业的下一座金矿?

 

 

本土化的挑战雷区

 

众所周知,游企开发出一款移动游戏需要大量的时间用来进行规划、设计和修改。

 

当业务需要走出国门、布局海外时,西方游企往往会把目光着眼于美、英、加、德、法、澳等英语发达区域,而东方游企则会看着东方文化浓厚的中、日、韩、中国台湾等游戏市场。其实这无可厚非,游企在布局市场时,获得高利润和高投资回报永远是优先考虑级。

 

 

无论是西方游企选择英语国家,还是东方游企选择东方文化辐射国家,都可以通过较少的努力迅速适应市场,因为文化相同,游戏化只需要很少、甚至并不需要本土化修改,这在迅速迭代手游市场,无论是成本上还是效率上,对游企而言,都是一个更安全的赌注,但事实上,中东市场却完全与游戏的需求背道而驰。

 

尽管行业潜力巨大,但步入中东市场,宗教和语言仍是绕不开的话题。在中东地区,宗教的敏感性远高于其他地区,国家众多且存在差异,如果处理不好,极易导致用户严重流失,目前中东游戏市场仍然以海湾六国为核心,不过精华也基本集中于此。

 

 

以阿拉伯文化为导向的本土化,也绝非仅仅简单的翻译,图像、名称、配乐都是重中之重,当地90%都是伊斯兰教徒,在宗教文化影响下,很多其他市场版本很正常的元素,对于当地人可能是极大的冒犯。

 

举个例子,曾有一个阿拉伯化的游戏,主角是个名叫Fatima的性感女郎在阿拉伯文化里,这是先知女儿的名字在阿拉伯的价值观中女性是不能着装暴露的,而且还要蒙面,更何况是先知的女儿,阿拉伯市场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产品

  

 

此外,包括对一些食物的禁忌要求、在游戏中不能出现十字架、酒、猪等元素、以色列的六芒星国旗,甚至会产生激情的东西,比如巧克力,因为他们认为这种类型的食品吃完后会让人产生激情。而做到这些,也只是不让中东市场排斥和反感,想要成功立足,更要抓住中东用户的“心”。

 

在本地化方面,游企需要把当地风俗与语言融入产品,以较强的代入感吸引用户,《苏丹的复仇》取得的成功,正是在于符合中东人的审美需求。

 

譬如在建筑、服饰风格上,阿拉伯文化和欧美文化是有本质差别的;阿拉伯人的阅读习惯是从右至左,这也就要求游戏上的文字阅读、图片视觉都从右至左进行安排;在中东,13是禁忌数字,而35740却带有积极的含义……这些都需要游企做好扎实的内功,深入挖掘中东用户需求,完成本土化的每个细节。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待开发的新兴市场,中东地区目前游戏产业监管机构仍在完善,游企可能还会面临包括宗教机构、政府机构突发式的监管。

 

雷区多、成本高、时间长,“本土化”的艰难开展无疑让中东市场荆棘密布,稍不注意很有就被拖入冗长的本土化修改周期,耗费极高的开发成本,或者不被中东游戏市场所接受。

 

 

含苞待放的“恶魔果实”

 

量仔er清晰地记得网上的一个段子,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我在北京有4个朋友,他们给沙特皇室做了一款游戏,成本不到400万人民币,他们在沙特地区每个月流水将近4千万,游戏里面玩家只有12个人。”寥寥几句玩笑语,看起来很不靠谱,却道出了以海湾六国为代表的中东游戏市场巨大“氪金”生产力。

 

 

事实上,中东确实是以往被严重低估的超级游戏市场。首先,在我们的固有认知中,中东是个战乱之地,但事实上,以海湾六国为核心的中东游戏市场并没有所谓的战乱,社会环境相对稳定。

 

中东地区是仅次于亚洲之后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出货地,拥有世界上最年轻的人口构成。在阿联酋,31 岁以下人口占据总人口64%;在沙特阿拉伯,35岁以下人口占据总人口75%,手机普及率超90%,高占比的年轻群体和手机持有量为游戏产业的发展提供了用户基础和设备基础,市场潜力无限。



在收入层面上,中东向来以“多金”著称,海湾六国全球GDP排名前十,在高福利的社会保障体制下,即便是领政府救济金的人,折合人民币也可以领到2.8万元

 

在娱乐文化上,由于独特的宗教文化,使得中东地区的娱乐项目极其单一,因此网络游戏、社交平台成为大部分人的业余选择;

 

在市场需求上,中东地区本土厂商研发实力弱,竞争实力不强,但以阿拉伯语为主的应用产品,在全球在线内容中占比却不到2%,如果在应用商店中用阿拉伯语搜索“游戏”字样,结果甚至不超过1000条,这意味着阿拉伯游戏市场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缺口

 


正基于这样基础,中东用户在付费氪金层面展现了巨大的生产力,付费意识强劲,付费用户所带来的人均收入几乎是中国的六倍之多,高消费用户占比非常之高。以沙特为例,据统计其iOS排名前三的游戏基本上月流水是300万美金起。

 

更令人惊喜的是,在中东市场有一个特点,中东本地土豪用户用的 Google Play 和苹果 App Store 往往是美国区域的。中东有一些禁忌,使得他们会用美国区域的帐号避开这些禁忌。这对游企的好处就是,在美国市场一分推广费用都没花的情况下游戏排名也很高。

 

用户质量稳定、ARPU 值高、未曾被深耕……中东游戏市场就仿佛一颗含苞待放的“恶魔果实”,即便本地化的门槛极高,却依旧难掩其价值。

 

 

作为世界游戏行业为数不多的“蓝海”,已中东市场越发彰显出它的巨大潜力,谁能吃下这块“蛋糕”,其战略价值和品牌推动力也毋庸置疑。

 

在国内游戏行业环境低迷的情况下,游企“出海”潮已成趋势,中东游戏市场这颗“恶魔果实”虽然美味,却小心“有毒”。

 

 

针对国内游戏出海,量江湖携手手游龙虎报,Atmosplay、热云数据,以“赢接出海·如何在海外市场踏出第一步”为主题,邀请行业内大咖与专家坐而论道,举办全国线下分享沙龙,共同探究中国游戏行业出海破局之路。开办至今,北京站已圆满举办,大量项目实例与经验干货激发碰撞。

 

122日,广州站特邀量江湖商务VP邬忠云、星辉游戏海外运营部负责人李明伦、AtmosplayVP牛国柱、热云数据商务合伙人魏国印、黑胡子游戏日本发行负责人雷蕾、河马游戏VP嘉力、掌游天下VP胥静、EFUN总助李晶晶及游莱互动市场部负责人方美玲等行业大佬,在产品内容、发行推广、用户属性等多个维度再度碰撞,结合实战经验明确开发者们了解最真实、确切的海外市场动态与地区用户需求,探究最切实可行的“出海”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