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客(小说)|郭照辉

冀城频道 2019-08-24

请客(小说)

郭照辉

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

夕阳准备西下,下班模式进入倒计时,大家都在按部就班地收拾一天工作的残羹冷炙,归整资料,关闭电脑。

霍有光也在准备吹灯拔蜡按时回家。

他正在抓住八小时的尾巴看看手机微信时,显示屏上却突然更换成被呼叫的模式,“贾科长”三个字出现在正中,他犹豫三秒,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然后用右手食指在屏幕上向右一拔拉:

“喂,贾科长,您好!”

……

“好的好的,我等你,不见不散,半小时后见。”

请客(小说)|郭照辉

贾科长是兄弟单位的,跟自己分管相同的业务,相互素有往来,私交也不错,今天正好路过霍有光所在的单位,好久不见,非常想念,看看他在不在,在的话就拐进来见见真人、叙叙陈旧。

下班的点儿也就是吃饭的点,有朋自远方来,不亦得吃饭否?

霍有光马上联系饭店。

饭店联系好了,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作陪呀,这样一方面显得对朋友不够尊重,另一方面也说明自己在单位混的人缘不好。

于是拿起座机给几名同事打电话。

“张科长,我来了位朋友,一块吃个饭吧?”

……

“你拉倒吧,又找借口,不能喝也得喝,你倒忘了兄弟上次帮你招待朋友啦?”

……

“好啦,不说啦,就这样,定啦,一会儿饭店见!”

请客(小说)|郭照辉

如此这般约到三位同事。十余年前叫人吃饭那是一呼百应,现在这年月请人吃饭东道主还得磕头捣蒜,就算你千呼万唤,应邀的人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一大半的原因是大家注重绿色健康生活,懂得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在饭店吃总不如在家吃的放心。另一小半原因是大家在家吃的就不赖,到饭店也是奔着红薯、南瓜、玉瑫黍、萝卜、山药等农家大丰收去的,可以说以前去饭店是改善生活,现在去饭店是忆苦思甜。

半小时后大家先后出现在“洪洞面馆”。

五个人相互寒暄一翻,酒菜陆续上桌,具备作战条件。目标贾科长,指挥霍有光,战士张科长、王科长、李科长。

请客(小说)|郭照辉

霍有光首先主持开讲:

“各位领导,我有个特殊情况,汇报一下,这几天身体不舒服,白酒我就不喝了,我来点啤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张科长首先带头反对,与王科长、李科长会心地交换了一下“秋波”,马上发言:

“霍科长,谁不难受呀!我昨天和王科长、李科长在一起共进晚餐,三人喝掉四瓶高度老白汾,现在腿还发软。”

王科长见缝插针:

“对对对,东道主不喝白的怎么行?咱们就无所谓了,给贾科长颜色看就不合适吧?你的一片热心要放进白玉壶!”

李科长人高马大,手大脚大嗓门也大,底板如同总扮演黑社会老大的香港影星成奎安,直接站起来喊服务员:

“美女,拿5瓶老白汾,其它酒水饮料一概不要!”

酒灌五旬菜品三味,大家头上都冒了汗,有必要从酒的浓烈中Time out,暂时转入纸烟的雾霾中缓缓紧张的状态。

反正中国人见面就是互相坑害,尤其是亲戚朋友、三个近的五个厚的,生怕别人比自己活的长。一般套路是先递烟再倒茶,茶温还不能润口,便拉起你来往饭店走,你以为是让你吃菜?美得你,是要拿酒精坑害!

请客(小说)|郭照辉

张科长大张声势地用夸张的动作摸摸口袋,说:

“霍科长,没带烟?”

“呀,忘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李科长也是个大烟筒,号称早晨睁眼三支烟才出被窝,早午晚饭后各三支烟才离场,晚上睡觉前没有三支烟也不会钻被窝,开会会场不允许吸烟,他平均10分钟出去一趟。可以说他时刻身上装一包烟都不够,基本两包是低保。但他却没往出掏。说:

“霍科长,干球啥呢?招待客人还能不准备烟?有烟有酒才好说话!有烟有酒才能在世上走!你这白酒不喝、烟不带,玩白手套呀!”

贾科长看到霍有光脸上难堪,马上出来打圆场:

“别别别,各位领导,别说了,抽我的吧,我已经习惯了。”

张科长这时已将自已的烟每人一根地散在大家手里。

战斗结束时,霍有光大声把服务员喊来:“结账!”

服务员指指贾科长说:“这位先生结过啦。”

王科长说:“怎么能让客人结呢?来来来,我结,你把贾科长的钱退了。”

贾科长说:“不用不用,我怕霍科长又像上次没带钱,进门我就在吧台预支啦。”

李科长说:“哎!给大家出个题,人被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转回头来一齐看着他,李科长说:“答案是:改变霍老弟恐怕不行!”

大家愣了愣神,哄堂大笑,五个人借着酒意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一顿,摇摇晃晃地散去。

请客(小说)|郭照辉

霍有光一路拧着麻花摇回家,摸出钥匙推开家门一边往里走一边说:“老婆,他们说要改变我,改变我什么,我——我——我不挺——挺好的吗?”

“行啦行啦,你别废话啦,先给我把拖鞋换了!”

“我又没喝多!你叫喊啥?在外面他们黑漆我,回了家你也嗨吵我?还让不让人活啦?”

“知道你没喝多,霍有光,霍大科长,您哪能喝多呀,你几乎天天这样,酒都不是你的对手,每次都是你把酒也喝多啦!”

霍有光觉得他老婆今天说话有点像绕口令,什么酒呀你呀的有些晕,直愣愣地看着她。

老婆没好气地说:“你看啥看?来,你坐下,我给你描画描画你这德性:□□□□□□□□□(此处略去1000字,常喝酒的朋友可请老婆补齐。)

作者简介

郭照辉,男,1970年10月生,现居介休,介休市作家协会理事,就职于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有散文、小说散见于『文化介休』、『汾西文艺』、『知彼文集』等网络平台。

请客(小说)|郭照辉

投稿邮箱:

874761158@qq.com